高一女生文文(化名)是一名寄宿生。11月12日,因她的手機在課堂上突然響起,被老師罰站並沒收了手機。13日,文文悄然留下“血書”後消失了。得知消息,家長和老師一片驚慌。
  女生留下“血書”悄然離校
  “女兒性格內向,平時不怎麼說話,沒想到她會突然出走。”11月13日中午,多方奔走尋找無果後,文文的母親劉女士紅著眼圈直嘆氣,“我最擔心娃娃在外面挨冷受餓,萬一齣現意外……”
  文文今年16歲,在位於烏魯木齊市米東區古牧地西路的米東區一中分校讀高一。“這所學校是全封閉的寄宿式學校,孩子有什麼需求,全靠電話和我們聯繫。” 劉女士說。
  11月12日上午,最後一節物理課,文文因為手機突然響起,遭到了物理老師處罰。劉女士告訴記者:“老師沒收了女兒的手機,罰她站在教室最後一排。下課後又找她談話,並給我們打電話,讓我們第二天去學校面談。”讓劉女士沒想到的是,次日早晨,她收到了女兒離校出走的消息,“我接到班主任的電話後,立即趕到了學校,卻在女兒宿舍的枕頭下發現了一封紙張上有血滴的‘血書’。”
  見情況不妙,劉女士和學校迅速調取監控,但卻沒有發現文文的任何蹤影,學校保安值守的正大門進出口,也沒有孩子進出的畫面。夫婦倆立即報了警。
  文文的父親李先生說,女兒留下“血書”的內容,大致是“感覺壓力很大”、“對不起爸爸媽媽”之類的話。
  隨後父母立刻發動親朋好友在附近公園、道路兩邊、網吧、學校旁邊的小超市等地展開尋找,但整整一上午,沒有任何音訊。
  “我們要急瘋了,又通過949交通廣播尋找,很多熱心的司機也紛紛想辦法一起尋找。”李先生說,女兒出走時身著粉色上衣,深藍色校褲,沒有手機,也沒帶身份證。找不到女兒,夫婦倆心急如焚。他們調取了孩子的短信和通話記錄,仍然沒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信息。
  文文究竟是怎麼離開學校的?她又去了哪裡?
  疑似清晨翻牆離校出走
  11月13日上午,記者來到該學校,看到大門口有24小時值守的保安,四周圍著不足兩米高的鐵柵欄。該校德育處主任潘存義初步猜測,因為柵欄不高,文文可能是翻越柵欄出了校園,校內的監控也有死角和不到位的情況。“這件事發生後,學校對班主任和授課老師進行了詢問。學校有規定,學生在校期間不能帶手機。”潘存義說。
  學校老師和同學都承認,雖然不讓帶,但還是有學生想方設法把手機帶進學校。雖然學校在校園內設立了話吧供學生打電話,但有同學認為,有些“悄悄話”並不希望在公開場合里交談,況且用手機比較方便。
  文文的舍友玲玲(化名)說,12日上午的物理課上,文文的手機突然響了。“老師聽到她手機響了,走過來,把手機沒收了,然後罰她在最後一排站著,一直站到下課。”玲玲說。
  “下課後,物理老師又把文文叫到辦公室,出來的時候,她特別生氣。”玲玲說,夜裡睡覺時,文文借用自己的手機給父母打了電話。第二天8點15分左右,她和大家一起出了宿舍。“平時她會和我們一起去食堂吃早飯,這次她沒有,我也沒在意,直到上課時,我才發現她不見了。”
  玲玲說,文文平時不愛說話,生活很規律。“除了吃飯學習,她偶然會上上網。”
     (原標題:烏魯木齊一高一女生留下“血書”離校出走)
創作者介紹

wi83wigx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