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爸爸,您想吃啥好吃的,我給您做。”“哼哼……哼哼……”“哦,想吃麵條呀?您去炕上歇著吧,一會兒就好!”黃驊市滕莊子鄉東道安村的何麗要給83歲的公公胡雲科做飯了。聽!兒媳和公公的對話您明白嗎?就是通過這樣的對話,何麗為啞公公已經當了四年的“翻譯員”。
  本報駐滄州記者代晴 通訊員周如鳳 文/圖
  一進胡家門就悉心照顧公婆
  胡雲科有四個女兒,一個兒子,兒子最小。何麗結婚時,公婆都已經60多歲了。那時公公身體還好,但婆婆患有嚴重的心臟病,時常鬧病。“婆婆的心臟不好,去過北京等許多地方檢查,只有發病的時候才能檢查出來,平時吃上救心丸就沒事了。”那些年,帶婆婆四處看病花了不少錢。光靠丈夫收糧食也掙不了多少錢,為了貼補家用,何麗除了種地,還打了一份工,在村上的傢具廠上班。
  四年前,婆婆因心肌梗塞去世,不久,公公也突患腦栓塞。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何麗一個措手不及。半年後,公公因腦梗再次住院。這次的病情更嚴重了,因栓塞導致右側肢体乏力,生活不能自理。為了讓丈夫安心工作,何麗不得不辭去傢具廠的工作,在家伺候公公。從喂飯、擦洗,到接尿、端大便,都是何麗一個人。她還經常給公公按摩,累得手臂酸疼。但有一個特別令人頭疼的事,公公栓塞栓在了嘴上,一向愛說愛笑的公公不能開口說話,這對公公是一個天大的打擊,何麗和公公交流起來也非常不便。
  自製“明白單”和老人交流
  為了方便和公公交流,何麗專門做了一張“明白單”,上面寫的有飯食的名稱、水果蔬菜的種類,還有“去廁所”“去聽戲”“去衛生院”“看電視”之類的日常生活內容。認字的公公可以指一指,他想乾什麼,何麗就知道了。但如果“明白單”上沒有的,公公就著急了,因為他的右手不聽使喚,不能把自己的意願寫下來,所以有時公公就發脾氣,何麗經常為此哭笑不得。
  去年春天有一次,都半夜12點了,公公還不睡覺。何麗說:“爸爸一會兒一過來,過來就跟我鬧,他是擔心我對象慶超。當時我對象在港口開大車。我說慶超一會就回來,您睡吧,我就扶著爸爸去那屋了。可剛過去,他又過來了,過來就和我急了,跟我發脾氣,怪我老公沒回來就睡覺。我困得難受也睡不了,安慰他也安慰不好,最後把我氣哭了……”為了給公公解悶,何麗學會了打麻將,陪著老人玩,還常常約來愛唱戲的老鄰居陪著公公。胡雲科的弟弟笑著說:“我哥哥愛說話,一得了這個毛病不能說話可麻煩了。他一有什麼事就給侄媳婦打電話,侄媳婦一看是公公的電話就趕忙往家裡跑。沒辦法呀!他在電話里只是‘哼哼’,沒人能聽得懂。”
  如今,在何麗的精心照顧下,公公能自己走路了,也能自己吃飯了。
  能明白老人心意是種幸福
  公公心裡想啥,何麗大多數情況都能明白,但公公的心思也有兒媳不明白的時候。今年春天的一個傍晚,何麗給公公把飯做熟了,當時她負責給村上的工作組做飯。她正準備去那裡,剛回到家的公公說什麼也不讓她去。公公“哼哼”了半天,何麗也沒弄明白公公的意思。
  這時,何麗拿來了筆和紙,讓公公寫寫看。公公哆嗦了半天,畫出了一個“元”字。何麗開始不明白這個字是什麼意思,看著公公指的方向,她突然想起村支部書記胡希元。於是,何麗給胡書記打去電話才知道公公的意思。原來,是有人請公公吃飯,胡書記也知道這個事。哎!就為這事,公公和兒媳相互“翻譯”了20多分鐘,總算是弄明白了。
  回想起過來的這四年,不知有多少次這樣的情景。看著公公安詳地端坐在炕上,何麗甜甜地笑了,“爸爸有這個病,我不能讓他著急。我怕一著急,他的腦栓塞再犯了可就麻煩了。雖然有時給爸爸‘翻譯’半天,才能弄明白老人家想什麼,但這也是一種幸福!”何麗說。
  好兒媳何麗是公公的好翻譯
  (原標題:啞公公的“翻譯員”)
創作者介紹

wi83wigx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